三精制药证实董事长刘占滨被查后坠地身亡

2014-05-20 08:38:44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高静 字号:T|T
摘要】 三精制药昨日公告披露称,根据《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经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由公司董事、总经理刘春凤女士暂时履行董事长职务。而

    三精制药昨日公告披露称,根据《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经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由公司董事、总经理刘春凤女士暂时履行董事长职务。而哈药股份则表示,上述事件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
 
  业绩下滑
 
  年报显示,三精制药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31.77亿元,同比下滑21.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6万元,同比下滑98.23%;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2527万元。
 
  昨日午后,有消息称,三精制药现任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带走协助调查,在此期间刘以身体不适要求治疗,随后在医院跳楼重伤,生死未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立即致电三精制药求证,对方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昨日晚间,三精制药、哈药股份双双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公司于5月18日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三精制药董事长、哈药股份董事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18日早饭后,刘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与此同时,三精制药公告披露称,根据《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经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由公司董事、总经理刘春凤女士暂时履行董事长职务。而哈药股份则表示,上述事件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刘占滨因何事被立案调查,两篇公告均未给予说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刘196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研究生学历,曾担任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每日经济新闻实习记者 齐平
 
  新闻链接
 
  三精制药去年会议费达净利15倍 高投入难现高回报
 
  前有“哈药模式”广告密不透风,后有三精制药“赔钱赚吆喝”———记者梳理发现,广告狂轰滥炸、会议死灰复燃仍是当前“中国式”药企的营销生存之道。然而狠砸钱背后却可能入不敷出:数据显示,去年三精制药支出广告费4.31亿元,换得的净利润只有646万元,不仅如此,三精制药去年会议费开支也高达净利15倍。
 
  会议营销成三精制药特色
 
  一则“蓝瓶钙”的广告曾令三精制药深入人心,也曾为公司带来真金白银的高收益。然而,昔日的广告神话似乎已不复存在,高额的广告费甚至成为拖累公司业绩的负担。
 
  相关数据显示,去年三精制药支出的广告费为4.31亿元,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646万元,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2527万元。
 
  据了解,2010年至2012年,是三精制药广告营销的黄金时期,其广告费用分别为4.6亿元、5.09亿元和5.05亿元。相应年份年报显示,三精制药2010年到2012年的净利润分别是3.33亿元、3.98亿元、3.63亿元。然而,2013年以后,高额广告费的效用开始下滑。年报显示,公司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31.77亿元,同比下滑21.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6万元,同比下滑98.23%;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2527万元。
 
  此外,会议营销也是三精制药的一大特色。2010年至2012年,公司的会务费从6849万元升至1.68亿元。2013年度会议费开支则达1.01亿元,高达去年净利润的15倍。
 
  67家药企会议费超26亿
 
  记者梳理发现,三精制药在广告领域并非一家独大,实际上还有哈药老大哥的“哈药模式”珠玉在前。哈药曾大量购买央视黄金时段广告,严迪、盖中盖、朴雪口服液、新盖中盖的广告铺天盖地,2012年哈药更以接近9亿元的广告费用位居上市药企广告支出首位。
 
  “这种广告轰炸模式仍在业界普遍存在,不少药企近年来广告投入增幅远远超过其营业收入增速,但他们依然在源源不断投放广告。”对此,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药企会议费也并未因去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事件而收手。短暂平息几个月以后,其似乎又有了死灰复燃迹象。相关数据显示,在67家已公布财报的药企中,2013年会议费合计花费超过26亿元。
 
  药企营销模式收效已不佳
 
  对此,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仅仅依靠这种“中国式”的药企营销,即“广告+开会”,却没有良好的销售团队使营销真正落地,这种模式已不再适应目前的竞争环境,未来能否为企业提升业绩还很难说。“虽然收效越来越差,但短时期内大家还是停不了这两项重大开支。”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企业也明白用在广告和会议上的费用占据了公司极大的运营成本,但砍掉广告费,就可能遭遇消费者不认识;砍掉会议费,就可能面临医生不认同,这也是为什么这两项支出仍是医药公司销售费用重要项目的原因。
 
  “中国仿制药多如牛毛,独家产品依然不多。”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以市面最常见的感冒药为例,无论是中成药领域的抗病毒颗粒还是西药领域的解热镇痛产品,都起码有数十个品牌存在,无论药店还是医院,可替代产品非常多,如不打广告或不进行学术推广,企业就会担心自家产品被“淹没”。

                                                                    初审编辑  王丽丽
                                                                    责任编辑  阎家鹏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