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只“狼”来管理 宋卫平欲将绿城1个变N个

2014-05-26 09:43:00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高静 字号:T|T
摘要】 很多人以为,随着股权的转让,由董事局主席转任为联席主席,及至在明年仅担任董事会名誉主席后,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将最终离开绿城。

    很多人以为,随着股权的转让,由董事局主席转任为联席主席,及至在明年仅担任董事会名誉主席后,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将最终离开绿城。
 
  但恐怕没人会想到,这一次的股权结构变化,或是宋卫平以退为进的一招。在成功引入具有狼性的孙宏斌后,宋卫平畅想的是,把一个绿城变成N个绿城。
 
  5月23日,在融创、绿城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宋卫平不只一次地表示,他不会退出,也不能退出绿城。直性子的融创中国主席孙宏斌更是说:“我是宋总的人。我一直是绿城的中层干部,这次是提拔,主要是花钱提拔了。”
 
  宋卫平:老孙的得分很高
 
  尽管会场内播放的包括《梁祝》在内的中国古典乐,烘托出了浓郁的离别忧伤,让人误以为这场新闻发布会是宋卫平的绿城告别会。但在发布会正式召开后,现场却是笑声不断。满面红光的宋卫平,喜气洋洋地坐在主席台上,没有一丝离别的感伤。
 
  一天前,融创的一纸公告透露,宋卫平将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退下,最终成为名誉董事长。因此,从一开始,宋卫平就不断地被问及是否将退出绿城,去发展自己的新天地——蓝城。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解释一下,不管是名誉董事长还是联席董事长,我最起码还是里面的股东,我只会赞同一些对客户负责任、对员工负责任、对社会负责任的管理管控”,“但是天下比股份还要大的东西也是有的……这里面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再买多一点股份来也是有的。”“如果他们两个人 (指九龙仓和融创)发生冲突,最多我说了算。”
 
  宋卫平的答复虽然颇为简单,却已明确了他在未来董事会内的分量会不一般。根据绿城新设计的股权架构,融创将主导运营和销售,宋卫平则负责坚守绿城的企业核心价值观,而九龙仓则确保公司的财务稳健,实施否决权。
 
  这样的结构设计,一方面能通过外力迅速做大绿城,又能确保公司发展不会出现几年前那样的激进风险,同时又保证了企业赖以生存和成长的基本价值观,不会在外来资本的裹挟下“变味”、“死亡”。
 
  宋卫平非常看好融创收购绿城股权后带给绿城的成长空间。“融绿平台的运营,去年在开半年度工作会议的时候,我大概算了一下,大概是1+1变成了3~5。”
 
  这是宋卫平选择孙宏斌来接替他的最主要原因。在他眼中,融绿可能是整个绿城集团内部各个分公司业绩表现最为突出的。“融创的团队、老孙的个人表现都可以得到很高的分数。融创管控的融绿品牌所操作的那些项目,从一些开发的指标上面都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在上海。”
 
  更为重要的是,孙宏斌还是一只“狼”,用“狼”来管理绿城现在的团队,无疑将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1个绿城变N个的可能
 
  “我找了一只‘狼’来管他们,这是我对以前错误的弥补,我相信最近做的决定是一辈子里面最应该做的决定,我当时一想到这个事就有这个感觉,因为它把我解放出来很多。”
 
  卸下运营压力的宋卫平,未来将更有精力去拓展养老、代建和现代农业这些房地产以外的领域。“绿城的这次变化,就是把一个绿城变成N个绿城的可能性,把最难的活交给最能干的人,把房地产领域的活交给老孙。”
 
  他对这些业务很有信心。
 
  以养老地产为例,这只是宋卫平在绿城以外的房地产业务的一部分,一些有代表性的、研发性的房地产也在宋卫平的考虑范围内。
 
  但宋卫平对养老、代建、现代、园区服务业务的看重,无法得到上市股东的认同,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他退出董事局主席位置的重要诱因。
 
  “我认为中国的房子,从造房子一定要进步到提供有品质的居住生活,里边的服务、配套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且是劳动密集型。我当时希望我们的物业服务的内容,加上我们的养老内容、一些教育的内容以及一些商业配套的内容,都能够整合到上市公司里面去,成为不但能造更好的房子,还能够提供更好服务的房产开发商。”
 
  但这个过程被拖延了相当长的时间,商务谈判也非常不顺利。因为得不到其他股东的认同,这部分业务便无法装入到上市公司得以更好地发展。
 
  对此,宋卫平极为伤心,“那也是我们花了20年心血构成的东西,我不希望好像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女儿,不是的,她能力非常优秀,有的人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一下子没有到位,我碰巧没有这个耐性……”
 
  有业内人士评价:“老宋提的这些是未来的方向,这个被否太可惜了。”
 
  孙宏斌:我是宋总的人
 
  “我们参与绿城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绿城的项目、绿城(所进入)的城市比融创多很多,这个管理难度很大。”孙宏斌说。
 
  对孙宏斌来说,管理半径一直是他非常担心的问题。此前,他曾多次表示,融创进入的城市最多只能达到12个。而眼下,绿城进入的城市已经超过40个了。
 
  孙宏斌最终还是接手了绿城的股权。“这种信任、这种托付,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孙宏斌说,宋卫平培养绿城品牌,用了整整20年时间,而有这个资格承受这种托付,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成就。
 
  另一方面,他也测算过这笔生意的利润空间。收购价格是净资产打了13%的折扣。这个折扣幅度,能为融创带来的收益是超乎想象的。
 
  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此前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截至去年末,绿城还有相当可观的已售未结算资源,加上土地储备,预计绿城目前的总存货值大约在1500亿元。从这个角度来看,融创的此次收购非常划算。”
 
  孙宏斌认为,这笔买卖的机会还在于绿城的品牌价值。他表示,大家都知道绿城的品牌价值大概是200亿元,而这次的价值也就是200亿元(绿城全部股权估值),相当于12块钱就买了一个品牌,土地跟房子都是白送的。
 
  孙宏斌对于收购后的管理挑战,也已经作好了准备。
 
  “有挑战,但是没有那么难,其实是三大块,一块是在浙江杭州,一块是在山东,一块是在上海,这几个城市占了90%多,所以没有那么难。”在发布会现场,他流露出调整战略布局的可能性,“我们将来还是要造好房子,但是没有太多钱的地方就不一定有住绿城房子的机会”。
 
  宋卫平语录
 
  ◎“绿城没有倒闭之虞,融创仍然在非常好地发展。但是中小房产企业呢。那些给TOP30以下的人(企业)不贷款,没有开发贷,融资成本非常高。有的人说,你去管这些做什么,那是中小企业。但是,没有中小企业,哪有大企业。”◎“中小企业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原动力,推动这个民族的发展,最应该关心他们,他们是企业界的婴儿,他们是少女儿童,他们是妇女,应该得到特别的呵护。”
 
  ◎“我们今天是两个企业股权一般的交易和分工而已,是一个非常好的变化。我们的房产市场如果不能真正地回归理性,这个行业永远只有像老孙这样绝对精明、绝对有执行力和有绝对激情的人才能坚持,他无所谓,他承受力比我强。”
 
  “我已经退不出绿城了,我永远跟我的客户和团队在一起,生生死死,就算在坟里,我也还是会记挂那里干挂石材有没有掉下来。”——宋卫平
 
  “我一直是绿城的中层干部,一直管着上海那一块,这次是提拔,主要是花钱提拔了,绿城还是绿城,绿城所有的一切都不太有变化,是我们加盟,是融创加盟绿城是准确的。”——孙宏斌


                                                                     初审编辑  王丽丽
                                                                     责任编辑  阎家鹏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