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治霾的破冰之路 引“外电”入济推“煤改电”(图)

2015-10-09 13:57:13 来源:??? 作者:王端鹏 许凯 责任编辑:阚金剑 字号:T|T
摘要】2017年6月1日前,全市建成区134台燃煤小锅炉实现清洁能源替代,每年将减少60余万吨煤炭消耗,且看——济南治霾的“破冰之路”。

济南治霾的破冰之路 引“外电”入济推“煤改电”(图)

  2017年6月1日前,全市建成区134台燃煤小锅炉实现清洁能源替代,每年将减少60余万吨煤炭消耗,且看——济南治霾的“破冰之路”。

  9月29日上午,市政府与中广核集团签署《清洁能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燃煤锅炉能源替代项目合作协议》。当天下午,市政府与山东省电力公司就“煤改电”电能替代工作进行会谈。这标志着城区内燃煤小锅炉淘汰治理工作迈出实质性一步,彰显了市委、市政府推广清洁能源、根治大气污染、解决雾霾问题的决心。2017年6月1日前,134台燃煤小锅炉将从城区彻底消失,此举将每年减少燃煤消耗60余万吨,相当于平均每名济南市民将少吸入0.017公斤烟尘。

  燃煤排放对雾霾的“贡献”有多大?燃煤锅炉“煤改电”能否有效缓解雾霾?推进“煤改电”采取的第三方治理、市场化运作模式又有何特别之处?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宣战雾霾

  燃煤成大气污染“重要元凶”

  近年来,我市环境空气质量虽然持续改善,但受多种因素制约,污染物浓度依然处于较高水平。市环保局提供的环境数据显示:今年1-8月份,我市4项主要大气污染物除二氧化硫达到国家二级标准外,其他3项均超标。从超标污染物类别看,我市颗粒物污染突出,其中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超标1.2倍,细颗粒物(PM2.5)浓度超标1.26倍。颗粒物污染已成为制约我市空气质量达标的主要因素。

  分析我市可吸入颗粒物和细颗粒物来源可以发现,燃煤是颗粒物污染的重要来源,分别占到可吸入颗粒物本地污染贡献的30%以及细颗粒物本地污染贡献的27%。此外,受市区量大面广的燃煤小锅炉和煤炭散烧等影响,我市采暖季日均煤炭消耗量达到非采暖季的1.4倍左右,采暖季污染程度更重,燃煤污染贡献更加突出。“对于济南来说,通过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以清洁能源替代燃煤小锅炉,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重已成为改善我市空气质量的重要举措和必然途径。”

  雾霾有害广大市民群众的身心健康。加大雾霾治理力度、让济南重见蓝天白云是市委、市政府的重要责任和重点工作。2014年11月,济南市开始实施大气污染防治十大行动,将燃煤锅炉能源替代提上了日程。今年5月11日,全市雾霾治理工作专题汇报会议明确提出:“下定决心加大能源结构调整力度,加快用清洁能源替代燃煤,逐步关停城区内小型燃煤炉。”8月13日,全市工业污染防治工作专题会议强调,整治燃煤污染当前要着重做好建成区内燃煤小锅炉的清洁能源替代工作,通过“关、停、并、转”等多种途径,采取“煤改电”、“煤改气”、工业余热替代、分布式能源利用等多种方式,确保在2017年6月1日前完成134台燃煤小锅炉的淘汰治理工作。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文涛和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鲁豫分别就建成区燃煤小锅炉的清洁能源替代工作提出要求、作出指示,市委、市政府和市直有关部门领导同志具体推进。

  向雾霾宣战,济南燃煤小锅炉清洁能源替代工作开始“跑步前进”。

  战霾之法

  引“外电”入济推“煤改电”

  当前,燃煤锅炉“煤改电”已成为济南推进燃煤锅炉替代、减少颗粒物污染、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又一重要尝试。按照济南市燃煤小锅炉淘汰目标,2015年底,我市将淘汰城市建成区热力管网覆盖范围内10吨/小时及以下燃煤锅炉;2016年底前,淘汰城市建成区全部10吨/小时(含20吨/小时)燃煤锅炉;2017年6月1日前,淘汰改造城市建成区20-35吨/小时(含35吨/小时)燃煤锅炉。

  对于济南来说,除“煤改电”外,还有工业余热利用、“煤改气”、生物质锅炉等替代燃煤锅炉的其他方式。相比较而言,燃煤锅炉“煤改电”有何优势?

  10月6日,记者在和谐广场地下看到了四台方形的电锅炉,该地使用电锅炉已有数年之久。“项目建设之初,我们就从低碳环保的角度考虑,采用电锅炉为商场供暖。”和谐广场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四台电锅炉可利用夜间低谷电时段将蓄存的热量用于白天采暖用热。“相比较集中供暖来说,运营成本减少了15%-20%,同时又避免了燃煤污染,可谓是经济又环保。”中广核节能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区域能源中心副总经理汪玉峰也表示:“相比较其他方式而言,‘煤改电’具备清洁无污染、能效高、灵活性强等众多优势。”

  从来源上看,“煤改电”的电能来源于外来电,通过特高压将西北的风电、光伏发的电等清洁电力引入山东,属于优质高效的清洁能源。相比之下无论是集中供暖还是天然气锅炉、生物质锅炉等均存在一定污染。从能效看,电锅炉的能效高达99%,远远高于燃煤锅炉,也高于天然气锅炉。而从灵活性看,集中供暖和天然气锅炉都严重依赖管网,相比较而言,电锅炉使用的电能是最容易输送的能源,灵活性极高。

  不仅如此,对于济南而言,当前集中供热等燃煤锅炉替代方式存在的一些难题,也使得燃煤锅炉“煤改电”的优势更为凸显。“当前我市面临集中供热热源不足,燃气价格相对较高、气源不足、管理不配套等现实问题,利用外来电力实现‘煤改电’将作为现有燃煤锅炉替代的重要途径,也将为解决煤炭散烧问题和新开发区域供暖问题提供新的选择。”市环保局总工程师秦立华告诉记者。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