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协议达成对咱有啥影响

2015-10-08 13:02:48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字号:T|T
摘要】  本报综合消息  10月5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个成员国宣布达成基本协议。  一时间,关于中国经济可能遭遇封锁,出口可能...

  本报综合消息

  10月5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个成员国宣布达成基本协议。

  一时间,关于中国经济可能遭遇封锁,出口可能会遭遇打击的分析,迅速流传开来。TPP真有那么厉害?它达成基本协议,究竟会如何影响中国?

  “TPP的长期影响还需要观察。短期而言,TPP达成基本协议,对中国出口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对中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甚至还会有倒逼效应。”商务部研究院世界经济贸易研究部主任梁艳芬表示。

  1

  对中国宏观经济有啥影响?

  “TPP达成协议,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影响不会特别大。”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贸易系讲师彭支伟说。

  在2013年发表的《TP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效应及中国的对策》一文中,彭支伟等人运用CGE模型,对TPP对中国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的评估显示:不加入TPP,将对中国的实际GDP带来-0.14%的影响;加入TPP,将对中国的实际GDP带来1.21%的影响。

  单纯从经济角度出发,按照彭支伟等人的测算,加入TPP将对中国的进出口双双带来较大正面影响,不加入TPP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则是-0.32%。

  “这是基于2013年数据的测算,而且设定的前提是,TPP成员完全实现自由贸易(包括货物和服务贸易),而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彭支伟对澎湃新闻说。

  且不说目前12个TPP成员国还需要经历漫长的国内程序,即便完成了国内程序,TPP各成员间要想实现完全的自由贸易,还要耗时数十年。

  2

  对中国自贸区建设有啥影响?

  相比之下,TPP初步协议的达成,对于中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推进带来的影响,则更为明显。

  有分析担忧,随着TPP达成基本协议进入实施阶段,中国正在推进的自由贸易区网络,可能面临被架空的危险。对此,梁艳芬分析,“在双边乃至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问题,东盟国家和日本可以在TPP寻求机会,也能从和中国参与的RECP谈判中觅得商机。”

  “而且,中国是亚洲乃至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一个经济体,区域内经济体不能回避推进和中国的自贸协定谈判。”梁艳芬认为,更为可能出现的一个情况是,各经济体会根据自身情况,在包括TPP、RCEP等各个区域自贸协定谈判中,寻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彭支伟同样强调,不必过度担忧TPP的冲击,中日韩在经济上有着天然的紧密联系,东亚乃至整个亚洲的自贸进程,不可能抛开中国,“中国这么重要的一个经济体没有参与的自贸协定,本身也不具有代表性。”

  梁艳芬认为,虽然短期内中国不太可能加入TPP谈判,但TPP提出的那些规则,中国却可以拿来用,在沪津闽粤四大地方自贸区等区域进行先行先试。

  彭支伟也提出,中国可以按照TPP各成员国在谈判中的出价,来推进自身的改革,稳步推进金融、服务业等领域的开放。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推进的双边和区域自贸协定谈判,也可能因此提速。

  3

  TPP与WTO比有啥优势?

  按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研究员蔡鹏鸿稍早前发表的观点,美国在TPP中引入的规则超越了WTO,提出的劳工条例、国有企业、因特网信息自由流动等,同传统贸易议题没有关系。但是,这些议题一旦变成TPP协定条款后,将成为美国未来同第三方谈判的样本,而且可能演变成全球性标准,这也就是TPP横向议题如何影响新一代(自由贸易协定)FTA的根本性玄机。

  在这篇题为《TPP横向议题与下一代贸易规则及其对中国的影响》的文章中,蔡鹏鸿写道:这些标准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未来发展的总体趋势,符合任何经济体的发展方向,不过,在可预见的时期内,这些规则和标准超过了中国现有政治经济体制架构可以接受的现实。

  除了市场准入方面,TPP提出的100%货物分阶段实现自由贸易等高标准,TPP还提出对国有企业要执行严格的“竞争中立”条款,确保国企在获得信贷以及其他形式的政府资助上不存在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此外,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TPP是目前所有自由贸易协定中要求最高、涵盖范围最大的贸易协定,远超WTO的相关要求。在劳工和环境标准方面,TPP也更为严格。颇受争议的是,TPP还将确立更为严格的投资者保护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外国投资者在投资利益受到所谓“侵害”时,可以对投资所在国提起第三方仲裁。这赋予了外国投资者超国民待遇。

  4

  彭支伟的担心是,美国主导之下,TPP可能重塑全球贸易规则,届时中国可能会被动面临重新“入世”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专家沈铭辉表示,仔细分析能看到,这种极端局面在未来多边贸易体系的发展中未必会出现。从WTO在贸易领域发挥的独一无二的功能以及美国推动TPP的战略动机两个方面的分析表明,TPP都不太可能取代WTO。这是因为尽管多哈回合谈判进展并不顺利,但是WTO仍然是目前参与国家最多的全球性多边贸易机制,而且是唯一能够包容全球各种不同发展阶段国家或地区的多边贸易机制。

  WTO拥有的最惠国关税(MFN)也是全球使用频率最高的优惠关税,其争端解决机制也在全球范围拥有约束力,这些独一无二的特征是当前任何其他贸易机制所没有的,因此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轻易放弃WTO。更重要的是,美国推动区域经济合作的意图并非希望以TPP取代WTO。从历史经验上来看,美国推动TPP和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主要目的还是想以区域经济合作来推动全球贸易体系的新一轮重构。

  观点

  陈凤英:中国不是TPP谈判“输家”,有些理解很不适当

  TPP作为亚太地区涉及面广泛的贸易协定,中国的缺席引起外界诸多猜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就此表示,有些方面把中国理解为“输家”是很不适当的。

  陈凤英表示,TPP是面向21世纪的一种国际规则体系,已经超出了贸易的范畴。部长级会议签署的协议在生效前还需要经过各国议会批准,最快也要2016年初才能生效。

  TPP不但涉及境外投资,也涉及境内投资,包括企业改革、环境问题、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十分复杂。陈凤英表示,TPP由于涉及面广、规格高,势必会对未来亚太地区的竞争格局造成重大影响。中方对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划,有助于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均持开放态度,而且由于研究早、应对早,中国在面对这种新格局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比如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北京峰会提出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进程,中国也倡议建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和金砖开发银行,召开了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这些机制提高了亚太地区和新兴市场贸易自由化水平,使地区经济焕发活力。

  中国倡议建立的这些机制获得了相关国家的积极响应,使中国处于主动、有利的地位。这一情况再次证明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强大影响力和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进一步增强了中国在处理全球和地区事务中的信心和主动性。

  “先出牌的人认为自己可以先发制人,但是后出牌的人也可以后发取胜。”陈凤英说。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