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文第二年试点社工介入社区养老 常被当义工

2015-01-06 09:45:20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高静 字号:T|T
摘要】 金都社区社工教老年人学习用电脑。(资料图)工福街社区衍纸小组做互动游戏。(资料图)魏婷在社工驿站上填写工作安排。 奎文第二年试点社

    \
金都社区社工教老年人学习用电脑。(资料图)
\
工福街社区衍纸小组做互动游戏。(资料图)
\
魏婷在“社工驿站”上填写工作安排。

    奎文第二年试点社工介入社区养老,中标机构喊难

     2014年12月31日,市财政局公布了2015年潍坊市奎文区社会工作介入社区养老试点项目公告,确定由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奎文区4个不同类型社区进行社会工作介入社区养老试点。据悉,这是奎文区第二年试点由“社工”介入社区养老。什么是“社工”?又如何介入社区养老?1月5日,记者采访得知,相对于发达城市,我市的“社工”介入社区养老依旧面临着资金不足、专业人员少、社会认可度低、服务内容单一等诸多困境。

    记者探访

    专业社工进社区 常被误解为义工

    1月5日上午8时许,今年23岁的魏婷像往常一样来到金都社区居委会二楼的办公室。虽然在这里办公,但她并不是普通的社区工作人员,而是被政府“购买”、专门驻扎在社区里的社工。进了办公室,魏婷先在墙上的“社工驿站”密密麻麻地贴上了这一周将要开展的工作——开展电脑小组、参与暖心工程送餐、开展广场舞专业小组、做给社区老人过生日的文书……看好当天的安排,打开电脑,魏婷立刻投入了工作。

    据了解,魏婷2014年7月毕业于山东女子学院,学习的就是社会工作专业,但供职于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她从2014年2月就到金都社区工作了。

    魏婷告诉记者,她的主要工作就是运用个案、小组等工作方法,在社区内针对老年人组织活动,为老年人处理心理问题、安排业余生活等,辅助社区居委会策划、统筹和安排一系列活动,推动社区养老服务的发展。

    魏婷说,“社工”是社会工作的简称,同医生、律师等职业一样,社工也是一门职业。在一些发达地区,社工体系非常完善和专业,是维系社会健康运转的重要力量,在预防犯罪特别是预防青少年犯罪、老人陪护等扶助社会弱势群体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不过,在咱潍坊,社工刚刚起步,大部分市民对我们还不了解,简单地把我们等同于义工,这实际上是对我们工作内容的一种误解。”

    魏婷能够在金都社区工作,得益于政府购买的社会服务。2014年12月31日,市财政局公布了潍坊市奎文区社会工作介入社区养老试点项目中标公告,魏婷所在的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中标。

    社工声音

    还处于起步阶段 中标仍运作艰难

    薄纯民是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2008年他从山东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毕业以后就去了深圳一家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从事社工工作。2013年,他从深圳返回山东,在东营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社会工作服务机构。2014年1月份,他在潍坊成立了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承接政府购买的相关服务,但成立以来运作艰难。

    据薄纯民介绍,潍坊地区的社工处于起步阶段,政府扶持力度有限。2014年奎文区政府购买了他们的8名社工,费用为42万元,而算上机构的办公经费、人员工资福利、活动经费等,这笔钱对他们来说远远不够。

    据了解,目前该机构内共有20多名工作人员,除了政府购买的这部分社工外,其余人员的开支费用就要薄纯民自己“掏腰包”。社工组织均是民办非盈利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除了接受政府购买服务外,我们自己本身并没有任何盈利性的行为和措施。”薄纯民说,但因为看好社工组织的前景,他一直坚持着。

    奎文区民政局副局长宋国军介绍,目前我市真正的社工服务机构相对比较匮乏,一些组织虽然冠以社工名号但并没有真正开展工作。记者了解到,虽然潍坊的持证社工数量和社工组织在全省排第三,但真正的社工服务还很匮乏。

    很多社会组织虽然看中了社工服务机构的发展前景,但都按兵不动,大家不愿意在目前这个还不够明朗的政策环境下冒着损失惨重的风险做先行者。而政府看不到社工做出的成绩和内容,难以意识到其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很难贸然加大对这个行业的扶持力度。这似乎成了一个死结。

    发展之困

    社会认知度低,工作停在浅层面

    宋国军介绍,此次介入的4个社区包括孙家社区、金都社区、民生街社区以及东上虞社区。目前我市的社区养老以日托服务和上门服务为主,不过暴露出了老年人对社区养老认知度不足、参与热情不高、服务内容无法满足服务对象不同层次的需求、从业人员专业技能匮乏、职业认同率低等问题。目前在整个潍坊市范围内,仅有奎文区进行了社会工作介入社区养老试点,试点工作从2014年就已开始。

    据宋国军介绍,在全国范围内,社会工作于2008年左右才刚刚兴起,主要集中在江浙和广东地区,潍坊从去年才刚刚起步,目前还处在最初级阶段,“包括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和社区里的负责人其实对‘社工’的具体工作内容也不了解。”

    薄纯民说,由于社会认知度低,社工进驻到个别社区以后,经常受困于社区的繁琐事情而无法正常开展社工活动,有的甚至成为“编外”的社区工作人员。

    “社工跟普通义工和志愿者不同。”宋国军说,义工服务主要是面上的,而社工会从服务对象面临的问题根源入手,助人自助,他们是策划者、统筹者。不过,目前社会上对于社工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太低,导致社工的工作还停留在浅层面上。

    培养好社工很难,却很容易流失

    目前社工发展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人才流失。

    薄纯民说,目前潍坊地区的高校不设社区工作专业,所有专业人才都得从外地聘请。一方面培养一个理论跟实践相结合的社工非常困难,另一方面由于资金等限制,人才流失严重。自2014年7月以来,他们已有6名专业社工选择辞职。

    宋国军说,2014年8月,奎文区政府出台《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力求打造一支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社工专业人才队伍,并组织了职业水平考试。数据显示,2008年我市通过社会工作师职业资格考试的有10人,2009年7人,2010年4人,2011年1人。不过自2012年开始,这个数字大幅增长,2012年29人考取,2013年51人,2014年为91人。

    数字在攀升,但实际扑下身子在社区里服务、有实践经验的专职社工依然非常少。目前,奎文区政府出台了社会工作师职业资格证参与职称评定,涨工资等举措,力求扩大这项职业资格考试的影响力。

    现在铺路,未来拓展其服务领域

    “现在社工在我市还停留在介入社区养老阶段,以后我们希望逐步在城市流动人口、困难群体、特殊人群等领域推进,加快社区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探索不同领域不同类型社会工作服务与发展模式,加大政策和资金扶持力度,为居民提供更专业化的服务。”宋国军说。

    “目前政府包办了所有的社会福利工作,但仅靠政府部门的这点人手是不可能更好地完成这些工作的,必然要依靠社工的力量,未来必然会发展为‘小政府,大社会’,我们也希望探索在党务、行政、群团和公益服务领域设置社会工作专业技术岗位,吸纳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使这些人才通过特定的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岗位发挥更大的作用。”宋国军说。记者 范国强 赵春晖

初审编辑:王  敏
责任编辑:阎家鹏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