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人民人寿假保单案:被刑拘的农民与失控的农村保险市场

2016-12-06 10:06:27 来源:中国日报网 作者:潘浩 责任编辑:尹崇淼 字号:T|T
摘要】根据媒体公开报道,2016年9月,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淄博中心支公司桓台营销服务部(以下简称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曝出非法集资案,共涉及16个行政村,600多户农民,涉案金额1500多万元。据了解,假保单被骗农民约90%以上为务农老人。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2016年9月,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淄博中心支公司桓台营销服务部(以下简称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曝出非法集资案,共涉及16个行政村,600多户农民,涉案金额1500多万元。据了解,假保单被骗农民约90%以上为务农老人。

  案件爆发后,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报警,迫于压力,涉案高管陈某于9月27日投案自首。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的工作人员牟大江(化名)和陈花花(化名)先后被刑事拘留。据了解,2010年以来,牟大江和陈花花两人利用假保单、收取现金等最简单粗暴的手段,诈骗农民数千万资金。事件曝出数月后,桓台受害农民至今尚未获得人民人寿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承诺,所交保费本金也尚未全部返还。

  另据知情人透露,为了讨要说法和保费,多位当事农民到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讨要说法,根据现场的照片和视频,多位当事农民围坐于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门口,现场拉有“人保还钱”字样的横幅,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大门紧闭。

  2016年11月23日,多位当事农民称,数位村民因追讨保费被刑事拘留。当事人提供的《拘留通知书》显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之规定,我局已于2016年11月23日9时将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某某某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淄博市看守所。”

  高额的涉案资金、农民的养老金与血汗钱、简单粗暴的诈骗手段、形同虚设的内控与监管、被刑拘的当事农民……

  这一系列事件和现象折射出农村保险市场的一个不可掩藏的“内幕”:农村保险市场监管正面临着失控的风险!

  如出一辙的诈骗手法

  对长期关注保险业的人士来讲,牟大江的诈骗手法没有任何新意。与当年中国人寿精英业务员刘晓曼千万非法集资案、平安人寿上海祝莹千万诈骗案手法如出一辙。

  人民人寿非法集资案爆发于2016年,但如果把时间前移,与2007年中国人寿湖南宜章刘晓曼1500万的非法集资案、2010年中国人寿云南建水师文辉500万的非法集资案、2012年平安人寿上海祝莹的1388万非法集资案、2014年中国人寿南京张志1000万的非法集资案相比,诈骗手法没有本质变化:正规保险公司的员工身份、假保单、大量使用现金。

  2007年中国人寿湖南宜章刘晓曼的非法集资案,在当时引起了保险行业的震动和反思。直接和间接推动了有关非法集资监管规定的制定出台。保监会以令人惊讶地速度,针对非法集资的主要手法推出了系列监管规定。

  2007年12月26日,保监会下发关于印发《保险业内涉嫌非法集资活动预警和查处工作暂行办法》的通知,制定了《保险业内涉嫌非法集资活动预警和查处工作暂行办法》。要求各保监局、保险机构、保险中介机构建立非法集资预警和查处机制。

  2008年11月13日,保监会下发《关于加强人身保险收付费相关环节风险管理的通知》保监发〔2008〕97号。明确要求:超过1000元的现金必须要到保险公司营业场所处理、保险营销员不得代缴保险费。

  2009年8月,时任中国保监会主席助理的陈文辉在“贯彻落实97号文件、加强收付费管理”的视频工作会议上表示:截至(2009年)6月末,行业收付费方式中,营销员现金占比仅为0.3%。陈文辉强调,持续深入推进“收付费”管理工作,对于打击诈骗侵占保险资金等违法犯罪活动具有积极作用。

  2010年10月18日,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保险监管部门将继续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涉嫌非法集资的打击力度。当时,保监会严厉查处了琛德保险代理公司负责人何丰以及杭州民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的违法行为。

  2011年11月,中国保监会下发了《关于禁止保险资金参与民间借贷的通知》(保监发[2011]62号)。据媒体报道,当时就有保险公司人士表示,保险公司在县级以下的机构保费管理不规范,代理人代收现金保费的现象比较突出,而代理人又参差不齐,因此发生风险的几率会比较高。

  2013年2月3日,中国保监会对外公布有关办法,要求切实做好保险业内涉嫌非法集资活动的预警和查处工作,建立综合治理长效机制,防止非法集资的风险传递到保险行业中。   2015年12月29日,中国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保险业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通知》保监稽查〔2015〕263号。要求各保险机构要将非法集资风险防控工作纳入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制定与业务种类、规模及性质相适应的非法集资风险管理制度。

  而山东桓台人民人寿非法集资“假保单”案的主要手法,恰恰就是突破了保监会反复强调的两点“红线”:代缴保险费和接受大额现金。

  还原诈骗经过

  据了解,67岁的牟其宗(化名)与牟大江都是山东桓台县永安桥村人,由于长期作为当地农村信用社和邮政储蓄银行的储蓄代办员,牟其宗在永安桥村有着独特的威信和公信力,正是因为这一点,牟大江盯上了牟其宗。

  2010年7月,牟大江找到了牟其宗,劝说牟其宗加入自己“队伍”,牟大江向牟其宗宣称,他的产品是人民人寿专门给农村农民开发的产品,利息比银行存款高,一年期利息有4.5%,一年一存,而且存取手续就跟银行存款一样便捷安全。同时,牟大江反复强调的“人民人寿是‘金牌’保险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冠以‘人民’字样的保险公司”等话术最终打动了牟其宗。   牟其宗特意跑到人民人寿桓台营销部实地考察,期间遇到了营销部经理张某,据牟其宗回忆,张某讲的相关情况跟牟大江一样,而且当时牟其宗代办的邮储银行也在推销人民人寿的保险产品,所以他就更相信了。

  信任后的牟其宗特意为牟大江介绍了其他银行代办员:做了40年银行储蓄代办员的马某、巩某(去世后由其儿媳耿某接手负责)和张某。这些在农村熟人社会里德高望重的人,为牟大江带来了巨额业务。其中巩某一个人就做了300多万,而人民人寿本次暴露的假保单案中,代办员付某某一个人就做了600多万业务。这些资金全部流到了牟大江们的手里。

  失控的农村保险监管

  有道是“鱼过千张网,蟹过万道堤”,纵然监管部门出台了多个规定,采取了多个手法打击和控制非法集资,但是桓台人民人寿牟大江们的诈骗手法,依然是最简单的三个:“保险公司的员工身份、假保单、使用现金。”

  “为什么银行在当地搞储蓄代办业务就很正常?而保险公司来了就出问题?”这是很多当事农民至今未解的疑惑。

  保险实务专家、鲜豹网创始人潘浩认为,农村保险市场出问题是多个因素造就的。监管不力是其一,在保险公司层面,管理集中化带来的是基层管理力量严重不足,年年加码的业务指标是铤而走险的诱因。而现在农村的主要留守群体大部分文化程度低、爱用现金,加上县级机构管理相对混乱,追求业务规模,对业务员违法违规行为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暗中支持纵容。

  山东桓台人民人寿非法集资案的发生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应当引起监管部门深刻反思,尤其应该调查清楚基层保险机构在案中扮演的角色,加强对基层保险机构和农村保险市场的监管。

  十年来中国保监会和地方监管局多次出台相关法规,对假保单和非法集资进行遏制和打击,但此类诈骗案件依然屡禁不绝。“人民人寿假保单案”的爆发,亟需引起保险行业、公众和社会的集体反思:为什么保险行业非法集资屡禁不绝?保险业是否存在非法集资的文化和土壤?保险代理制是否已经失控?农村保险市场为何如此混乱?监管部门又该如何作为?(综合整理)(本评论文章作者为保险实务专家、鲜豹网创始人潘浩)

 

              热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