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饶平如画的日常琐碎会叫万千人感动?(组图)

2017-09-09 16:54:05 来源:新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高静 字号:T|T
摘要】这是一件和饶平如的绘画、往事或个人经历都没有关系的小事,但却解释了为什么,于万千人中,只有他会记得并画下那些日常。

  这是一件和饶平如的绘画、往事或个人经历都没有关系的小事,但却解释了为什么,于万千人中,只有他会记得并画下那些日常。

  第一只猫很白,于是得名“小白”。另一只猫头上有一撮黑毛,像贝克汉姆的莫西干头,于是得名“小贝”。饶平如说,他每天早上,都会在居所一楼阳台外的院子里放三只食盆,供路过的流浪猫取用。猫们随意来去,他本来无意干涉。直到他发现这两只特别小的身形,是才断奶的小猫咪吧。他上了心,就给它们起了名。

  其实人是不可以轻易给对方命名的。命名是一种仪式,是一种承认,是一次发自内心的宣告。从此对方就不再是自然界一个与自己无关紧要的存在,而是和自己的生活发生了联系的生命。一旦给了对方名字,就是给了对方意义。而小白和小贝就这样走进了这位九旬老人的生命。

  他说它们真聪明。有时去喂食晚了,它们就会咪咪叫。还会从客厅外的院子一直找到老人卧室的窗下,扒拉着窗户喵呜,像是提醒他已经迟到。它们,究竟是凭借着什么找到他的卧室的呢?是凭味道,还是凭猫科动物的直觉?这么敏锐的生物,却偏偏是四处流浪的宿命。日常它们总是高度警惕,一听到风吹草动,就立刻弹跳着一溜烟逃走了。但是饶平如走过去看它们,它们不走。

  有时清晨,饶平如去喂食,这猫家两兄弟露出等急了的样子,埋头只顾着吃。随着咀嚼,两肋瘦骨嶙峋一扇一扇毕显。饶平如蹲下去抚摸,顺着肋骨看见猫背上的抓痕和伤口,就折回房间拿来凉水和红药水来,顺着猫背浇下去,一边说“不痛不痛哦”,哄孩子似地又给上药,两只小猫从饭盒里抬起头来,大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看老人,也竟真的保持不动。像是全然都懂。

  有一天晚上,饶平如回卧室。看见自己养了十几年的黄毛猫浑身毛发竖立,弓着背嘶叫。顺着黄猫的视线,饶平如看向自己卧室的床。他忽然明白,有什么东西进来了。伏身一看,床底竟然是小白和小贝。它们究竟是什么时候溜进来的呢?全家三室两厅,它们怎么会知道,这一张床,就是饶平如的床?

  为了怕老黄不开心,饶平如那天还是把小白和小贝送到院子请走了。翌日清晨,饶平如忐忑地去院子里放食盆时,只见小白和小贝又如约而至。它们没有离去,但也未试图再入室内,也没有流露任何情绪。只是吃饭、离开。好像昨晚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它们无法诉说自己的境遇。大约即便会说话,也不想吐露丝毫。如此数月,人和猫相安无事。直到一夜暴风骤雨忽至,饶平如去阳台关院子的落地窗,只听得脚下咪咪有声,是什么柔软的东西触摸他的脚踝。

  他蹲下去一看,只见一团浑身淋湿的毛发,却是小白。饶平如问它:“小贝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小白咪咪呼唤不止。饶平如说,“我知道今晚它一定已经走投无路。”他直起身子,站在阳台和院子的中间,站了足足一刻钟,看着小白,又看看室内的、正在远远观望着自己的老黄。

  “我已经养了一只猫了。你们来它要不开心的,对不住啊。”饶平如打开了通往院子的落地窗,小白回头看了他一眼,停止叫唤,一言不发径直跃入大雨之中。饶平如站在窗边,一直看,一直看着那微微白点融入雨夜,再也不见。

  它们再也没有来过。

  饶平如说。这位因为画下自己和妻子往事,而感动无数读者的老人,在他位于底楼的住宅说。这是一件和他的绘画,和他的往事或个人经历都没有关系的小事,是日常生活中,偶然会发生,又会顷刻被人忘记的事。但却解释了为什么,于万千人中,只有他会记得并画下那些日常。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画下的那些毫无戏剧冲突的日常琐碎,会叫万千人感动。

  不知道那两只小猫后来怎么样了。饶平如后来等了很久,一天不落地去院子放食盆,直到食盆有了新的光顾者。白色的猫、黑色的猫、头上有一撮毛的猫、面目相似的流浪猫,来了很多。但再不会有一只猫,饶平如会命名它为“小白”,也再不会有一只猫,饶平如会命名它为“小贝”。

 

              热搜资讯